第86章 究底

推荐阅读:一夜回到改开前诸天次元聊天群我真不想做仙尊啊超凡伯爵至尊特工满级导演桃曼曼其修远兮舰娘之血统都市灵剑仙江湖穿越风云

“伯娘您看,是这样吗?”

????玉兰把刘珍说的那些场景分幅都画了下来递给刘珍。

????一看到画中的情景,刘珍脸都变了,她吃惊地看着玉兰,按下心底掀起的惊涛骇浪。

????难怪老太太临终前要抓着这孩子说嘱咐的话!就凭着这一手画画的技术,她的前途不可限量啊。

????几幅画中的场景布局跟她描述的一模一样,不过除了她和何二槐夫妻,李爱华及老太太五个人面目清楚,其他人的都跟动画片上的人物一样。

????刘珍一边回想细节一边补充说明,玉兰根据她的说辞调整画面。

????一个说一个画,玉兰花了将近三个小时,终于将当时发生的事情全部还原。

????玉兰看着手上的图像,深吸一口气,她是外行,推断不出奶奶到底是故意被人推的还是不小心被人撞的。

????不论是哪一种结果,何二槐夫妻还有他那个小舅子肯定脱不了干系。

????奶奶也许早已把前因后果想得通透,这才让她不要怨恨报复给自己添堵吧?

????玉兰闭上眼睛吸气,再睁开的时候周身的煞气顿时消失无踪。

????刘珍啧啧称奇,小小年纪如此克制,老太太到底是怎么教出来的?她不往李爱华身上想,是因为知道自己这个堂妯娌就是个炮筒子,一点就炸的。

????楼下唢呐声停下来了。

????农村办丧事要吹吹打打三到七天才会出殡。这几天,作为办白事的人家,要保证来客还有帮忙的乡亲四邻都吃好喝好。

????楼下有人在喊楼上的人下去吃夜宵。

????玉兰站起身朝刘珍鞠了个躬,按照图像上表现出来的场景,可以看出刘珍一直护着阿娘的,否则今天受伤害的可能就不止奶奶一个人了。

????至于刘珍说的话是真是假,事后她自有办法去证实。

????等证实以后再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既然答应了奶奶不要怨恨,那有仇当场报了就是。

????仇恨不过夜,自然就无所谓怨恨与添堵了。

????玉书端了两碗汤米粉上楼来,一碗给何喜梅,一碗端到玉兰房间来了。

????看见玉兰摊在桌面上的图画,玉书脸色很难看。

????“真是他们干的?”他早上赶到医院的时候,被李爱华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顿,阿娘话里话外怪他不该跟老乡把关系搞得这么僵,否则老太太也不至于有这一劫。

????他并不认为自己做错了,每个人都要为自己做的事负责,何阿秀既然敢冒用商标非法获利,自然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他后悔的是,只以为这事是个人行为,因此从没想过给阿娘通通气,谁想到他们这么无耻,把脑筋动到自己家人头上来了。

????玉书一阵后怕,幸好妻子一家都搬到市里去了,不然喜梅有个万一他后悔都来不及。

????实际上,李三妹最早给何阿秀出主意,让她去找何喜梅求情。

????不过,何阿秀不愿意在昔日的情敌面前丢份儿,加上何喜梅一直都是与玉书同进同出的,何阿秀找不到机会只能作罢。

????何二槐夫妻会大清早跑到玉兰家里跪大门也是李三妹出的主意。

????听见玉书的话,玉兰摇摇头,“这是大伯娘说的,还没经过证实。”

????玉书皱眉:“这还要怎么证实?难道她还能说假话。”

????玉兰扯了扯嘴角:“那倒不是。责任大到自己担不起的时候,人们说话的角度往往会向自己有利的方向倾斜,潜意识会避开对自己不利的东西。”

????结果没出来之前玉兰不想让玉书纠结这个问题,她问他:“侵权案怎么判的?”

????玉书答:“勒令停止生产,赔偿损失,他们的工厂被封了,所以何二槐才会跑我们家里闹事。”

????玉兰冷笑:“估计是看着阿娘心软又爱面子,以为跪一跪闹一闹,阿娘就会息事宁人放过他们吧。”

????玉书怒气冲冲:“哼,没这么便宜的事。本来我还想着他们厂子被封了,赔偿可以少要一点的,看来我还是不够狠。”

????玉兰嘴角勾了勾,凉凉地道:“人都有侥幸心理吧,你一犹豫他们就抓住机会以为有了缓和的余地。哥,不是我说你,对对手宽容就是对自己残忍。同样的事情我不想再看见第二次。”

????她修长的手指在书桌上叩了叩,“杀鸡儆猴。就从他们开始吧,咱们家以后生意会越来越好,我不想再有人把脑筋动到爹娘头上来了。”

????玉书苦笑:“这话还用你说,我都后悔死了。”

????玉兰想到玉梅,就问玉书:“给阿姐打电话了吗?”

????玉书抬手看了看时间,“早上打的,这会差不多该快到家了。”

????闻言,玉兰起身跟在玉书身后下了楼。

????后堂的木床上,老太太穿着崭新的寿衣,戴着藏青色的抹额,抹额遮住了狰狞的伤口。此刻她双手交叠放在小腹上,规规矩矩的躺着,就像平时睡着的样子。

????玉兰跪坐在灵床前,一边往火盆里丢纸钱,一边在心里默念:“奶奶您放心,我不伤人。可是让我放过伤害您的人,我做不到。他们既然在乎钱,那就让他们一无所有吧。”

????她手腕上戴着的古朴银镯映着橘黄色的火光,有流光一闪而过。

????吃过宵夜,住的近的人回家休息去了,隔天会再来帮忙,住的远的人晚上就在客房里休息。

????这会儿剩下的人吃饱喝足,就在前厅闲聊。

????有人安慰李爱华:“老人家年纪这么大了,是喜丧,看开一点。”

????李爱华今天忙了一天,又哭了许久,声音有点哑,听见这话就无奈地说:“喜丧也是丧。要不是因为那几个无赖,我婆婆还能多活几年。我现在恨不得咬死那夫妻俩。”

????有人同情地拍拍李爱华的肩膀,开解她:“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就看开一点吧。”

????李爱华现在把何二槐夫妻俩恨到骨子里去了,哪那么容易看开,听见这话,就扯了扯嘴角,不想说话。

????旁边有个爽利的声音说道:“其实,我觉得吧,你可以不必把事情弄得那么僵的。”

????说话的这个小媳妇家在小溪对面,离小学近的很,早上事情发生的时候她也在现场,从何二槐夫妻俩跪在大门前,到李爱华冲上去推搡他们夫妇,再到三个扭打在一块,还有刘珍上去帮忙拉架,她都看的一清二楚。

????围坐的几个人一齐看向她,小媳妇自得地笑了笑,说:“他们来求你,你让一步,把他们请进家门好好说话就好了呀。都是乡亲,有什么事情不能摊开说,非要打架呢?倘若早上你让一步也就没这么多事了,要我说,你婆婆的死你至少要负一半的责任……”

????话未说完,门口传来一声干脆利落的呵斥声:“少特么放臭P!”

????伴随这一声呵斥,出现在门口的是一道风风火火的倩影。

????玉梅回来了。

????(//)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